《天桥上的魔术师》,创造台剧再一次高峰

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,創造台灣戲劇新一次高峰

03 魔術時代

》只播了兩集,就已經留下太多的懸念。比如每一集的開場,都有小不點手上這只被畫上的手錶。奇怪的是。竟然響起了秒針走動的聲音。

還有劇裡小黑人趁小不點不注意,偷偷逃走,飛上了天空。它是真的有了生命。還是被風吹走後,小不點產生的想像?

雖然這部劇以孩子的視角展開。但種種跡象表明,魔術師好像並不只為孩子而來。不管大人小孩,只要心中有想要的東西,沒有被填滿。好像總會遇到他。

魔術師對小不點說:“世界上最厲害的魔術,就是把人的煩惱藏起來。99樓的秘密是不能教的,也許等到有一天再和小黑人相遇的時候,你就會知道那個神奇的力量是什麼了。”

Sir要提示一下。魔幻。恰恰是楊雅喆表現現實的一種方式。

《血觀音》。用一出奇情、昏眩、血光四射的奇譚,照出台灣那個圈地炒樓撈錢的離奇年代。

另一個線索。歌曲在楊雅喆的作品中也很重要。 《血觀音》開頭棠府宴會,歌手演唱的是潘越雲的《純情青春夢》,關鍵的一句歌詞是:“時代已經不同,查某人()也有自己的願望。”對應的是宴會上。

新與舊的規則分野。

更為後面的劇情中,母女反目,女兒追求自由,和棠夫人踩著舊勢力的院長夫人上位等劇情做了伏筆。 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。片頭曲即羅大佑的《之乎者也》,配以上世紀80年代台灣的新聞圖片。

這首歌在唱什麼?

最初版本的歌詞是:歌曲審查之/通不通過乎/歌曲通過者/翻版盜印也

在三四集的預告中。有人說相機比手槍更厲害。有人想要油印,看起來卻是在做一件極其危險的事。

危險在於什麼?因為它們代表著信息、新聞與真相。

想想楊雅喆《》中,桂綸鎂賣地下雜誌的這個情節。

《天橋上的魔術師》中的那個年代,台灣普通民眾仍然在保守中沉默。但沉默中。早已醞釀著一種巨大的嚮往和衝動。那就是一個風雲變幻的變革年代。

注意看。魔術師不僅能讓小黑人跳舞。還能讓廣告牌裡的模特跳起來,讓天橋變成舞廳,所有人都整齊一致地舞蹈。

再仔細看舞蹈動作中的蒙太奇。

踏步。

伸手。

你說。

他們是受著什麼樣的指揮?

又是在怎樣的一種激情和幻想中,忘乎所以?

回憶,是將失去的一切變回來的魔術。
但我們身處的現實。
何嘗又不是一場弄人的魔術?
有的東西變來了。
有的東西變沒了。
不變的。
是有一茬茬,永遠相信魔術,看得入迷的人。

本文圖片來自網絡
原文:1905電影網

Scroll to Top